相关文章

苏州,你为什么这么两面?

来源网址:http://www.szlrhb.cn/

  如果有一个两面三刀的城市,《象形城市》愿意说,那就是苏州。首先,GDP是它的一把大刀,这个能表白地球上大小城市和国家实力的数字,在苏州居然超过特区深圳,在长三角遥遥领先,而以台商为主力的资金流是它的一把圆月弯刀,长天一影,光华灿然,最后,它有一把匕首,插在腿间、随时可以操出来削下羊肉待客的那种,不是西瓜刀,不是港台电影里周星弛之流的重要道具,而是真正的防身利器---苏州文脉,让苏州在城市化进程中找到自我,不过,即算如此,苏州还是有两张脸子.

  从上海出发,经高速公路一直到了苏州的汽车北站,惊见遍地残砖碎瓦,这像是那个园林遍野的苏州么?听说是为了迎接世博会,这个城市正在大兴土木,很多马路都只开了半边,不过,好在这个城市高层建筑不多,天际线还算低。四处开花所直接导致的后果之一就是坐在苏州的士里,随时随地的堵车能把你急死,但这并不影响人们对这个城市的热情。

  作为苏州名片的,当然是苏州园林,前辈们的私家住宅为后世苏州旅游造福不少,苏州的419处文物保护单位中,国家级的有12处,仅次于北京和西安。1997年和2000年,拙政园、留园、网师园等9个古典园林先后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拥有9块世界文化遗产的牌子的城市并不多见,于是人们疯狂前来。这些园子目前做为最后的圈留地,残留着些古色斑斓的建筑。

  从苏州市中心向东出相门,过东环路,进入的是和新加坡联合开发的苏州工业园区。从1994年起,7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投入了79亿元资金,寸土寸金绝非虚辞,各方投资者纷纷前来,就算不捞个盆满钵满,至少也沾沾福气。从园区中心的国际智能大厦上俯瞰下去,一堆摆放整齐的现代化厂房和海关、国际实验学校是这片园区最打眼的建筑,科技园、中央商贸区、五星级酒店和住宅楼是苏州发展现代经济的初级装备。古城西侧,是苏州新区,建设总体规划53平方公里。

  从新城区到老城区,再到工业园区,三个局部的苏州背后是它试图将一种传统的中国式市民生活纳进现代框架的梦想。尽管这样的现代化和中国其他大多数城市没有什么区别也不会让人联想起苏州,但它无可置疑地就是苏州的另一面。“东园西区、古城居中、一体两翼”的带状城市格局,切实地在侵蚀着苏州的古老,老城于是到处上演着拆迁与重建的游戏。

  1999年,苏州市政府砸下2.4亿元综合整治观前地区。观东的重点是民国以来的建筑;观中的中心是传统的道教文化区;观西则以搭乘观光商机的精品店为主角,平白添上一个现代化的尾巴。延续这样的整改理念,苏州继续制造着古老文明和现代商业融合的产物。2004年的街头,新梦与老城的撞击最确切的表现是七里山塘,这是一条尚在改建中的老街,目前下岗工人和退休职工的据点。我们到这里的时候,长长的里弄,一端是曾经寄居着粉墙黛瓦梦想的老房子,破旧寒酸得让人心里作痛。另一端是在旧房子基础上翻新改造后准备用于商业用途的复古式建筑,尚未完工的建筑空无一人,崭新却冰冷。不远处,堆满生活垃圾的老房子在瓢泼中漏着雨,白发的阿婆朝窗外倾倒着污水。

  记者走访了刚参加完一个文化遗产保护会议的学者徐刚毅。10年前,苏州开始推进城市化,老城区大面积拆迁,他自费拍下三万多张老照片,为许多历经沧桑的老房子留下了最后的影像。回想当年的壮举,他不胜唏嘘的是,有的老房子,前一天去的时候觉得光线不够好,想着下次再拍,结果第二天到那里的时候,就只剩下一堆残砖破瓦了。

  在新与旧的冲突中,出局的往往是后者,所以作为保存历史与文化的苏州博物馆新馆就奠基在现存古建筑拆毁后的废墟上,因为贝聿铭的设计无疑将成为苏州与国际接轨的荣耀。走在消失了水乡特色的街上,想着的是为了迎接明年7月将在苏州召开的世界文化遗产大会,将有109条街道得到整理和修缮。祸耶?福耶?

  惊鸿一瞥的桥边人家里,古稀老人在择菜,平静的眼神扫过我们的摄像机;改造后的观前街日常人流量12万人次,节假日高峰时35万;在那些富丽雅致的苏州园林厅堂内,泰国公主畅谈中泰友好,哈佛大学校长共议高层人才培养,摩托罗拉总裁交换发展信息产业的意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官员探讨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

  古老的神谕说,“我爱你,所以伤害你;我欲成全你,所以毁灭你”。

  文化两面:

  苏州的文脉,据说渊源于伍子胥。《史记》记载,这个春秋时期的传奇人物在公元前514年奉吴王阖闾之命来到苏州,使命是营建新城。在一番“相土尝水,相天法地”的仪式之后,定下了今天苏州城的中心。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中国大陆上最古老的城市,因为它的中心一直岿然于原址。同样古老的,还有城市布局。在苏州文庙里保存的平江府城池古地图,重现了八百年前的城市格局——三纵四横的街坊,这种棋盘格局承袭自伍子胥时期,晃悠了整个水乡的历史。

  不紧不慢地行走在细雨的小巷中,耳边传来弹词或是昆曲的咿咿呀呀,是许多人描述中念念不忘的苏州印记,苍凉的三弦游荡在回忆里,引得许多老苏州如今还是会前往书场寻找。含蓄与写意所演绎的本色昆曲让一路辗转于上海、南京的台湾学者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传统文化艺术。这种感动影响着世界,2000年5月18日,中国的昆曲艺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

  到苏州的第二天,我们来到一家名为“品芳”的茶舍,听说这里可以欣赏到正宗的评弹。在一张简单的蓝色布幔前,一桌、两椅和一张三弦、一把琵琶,就是全部的道具。简单发声后,我们听到的弹词是《枫桥夜泊》,道不尽的乡旅羁愁倒是被百折千回唱得恰到好处。

  以评弹和昆曲为代表的戏曲文化,以园林和苏州古代民居为代表的建筑文化,以苏绣、刻丝年画和绘画等为代表的工艺文化支撑着苏州传统文明。今天的苏州,建筑在拆或者已拆,工艺文化沦为旅游纪念品或是深藏博物馆,而戏曲文化还在口耳相传,虽然已经更多成为老人的享受。

  苏州的文化经历了三个兴盛期,春秋、六朝,最盛是明清。这一时期苏州的园林、工艺、戏曲等等文化的精髓慢慢积淀、发展、然后定型。同时期的欧洲上演的是文艺复兴。

  有一种说法,说苏州出两种人,第一种是戏子,所谓“四方歌曲必吴门”,这源于昆曲是百戏之祖;而第二种就是状元,整个清代114个状元,二十六个是苏州人,占据了总数的四分之一,至尊与至贱都统一在文化的前提之下。今天被称为头号金字招牌的两院中,就有八十多位院士来自苏州,相同的是万般下品读书自高的意识,不同的是重教重文的表现。

  现代的苏州接受了西方的艺术形式,宽容中还捎带着老苏州的习惯,一家音像店的老板告诉我们,在她的顾客中有很多买古典cd的会定期到上海去买。正版的古典cd一张价格大都在一二百块钱左右,贝多芬、柴可夫斯基、马勒等人的作品基本上都是十几张一套,发烧友们会根据指挥、乐队等的不同而购买不同的版本,有的人甚至为了收藏古典cd而闹离婚。那些在不同名家的唱腔之中反复酝酿同一曲调的声情韵味,一听几十年不变不厌的老票友们、将近三十年在同一家茶馆的同一个茶座喝同一种茶的老苏州已经把这种清雅烙在了属于整个苏州的记忆之中。

  其实苏州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迷惑起来,起码你走在老城区,看到十全街的酒吧时,不得不这么认为。记者走进一家似乎生意不错的酒吧,形似供销社柜台的吧台后,站着酒吧老板,看上去非常朴实的小伙子,一身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衣着和发型,他身后货架式的酒柜里,整齐地放满了酒水和饮料,最上一层贴着硬纸板,上面各色水笔的字体缤纷出酒水的价格——“供应……”。酒吧的一边,突兀地摆放着一张台球桌。酒吧的前部,吉他歌手正在嘶哑着喊道“莫名我就喜欢你……”双眼微闭的歌手认真地演绎自己对歌曲的阐释,紧皱眉头的脸上却分明带着几分稚气。老板坦言这家酒吧其实纯粹是因旅游业而建,苏州本地人基本上不泡吧,缺少夜生活概念的苏州街上的行人开始寥寥的时间是十一点。面对他喜欢什么音乐,同时会选择放什么风格乐曲的问题,老板笼统回答,“流行音乐吧……”走出那家店时,“black jazz”的招牌在霓虹闪耀中时隐时现。

  当然,苏州也有味道很足的bar,比如“日本风情街”上的酒吧,位于新移民聚居的高科技园,为了迎合众多台商的口味,大多带着哈日哈韩的气息,门口泊着各式香车,街道上却人气冷清。光是那些一看就知道是哪国文字却打死猜不出意思的招牌,就让人在心理上和老城区的酒吧区分开来。

  矜持的苏州有着自己古老的骄傲,虽然不能不融入现代的因素,却终是不知如何将新旧完美统一,“认识你自己”是阿波罗神庙前的训诫,其实,城市也会迷路。

  性格两面:

  有一种约定俗成的想法,认为是水乡的滋润涤净了苏州人骨子里的火气,所以他们的性格温婉糯性。似乎已经很少人想起盖世英雄的西楚霸王项羽也正是江苏人氏,而为他立下赫赫战功的八千江东子弟兵就是苏州人,所向披靡的军队全覆于乌江之畔,从此断裂了苏州人个性中好武的因素。

  苏州人乃至苏州文化性格的最后形成颠峰期是明清,这一时期的苏州文化和整个明清思潮合拍而出现了一些能歌能哭的真名士,在飞扬的个性中留下可堪后世品藻的风流,代表人物是吴中四大才子以及名妓柳如是。如果说柳如是举身赴水还带着些刚烈,那么唐伯虎但愿老死花酒之间,也不愿鞠躬车马之前的表现无疑是更为软性的魏晋遗风。王图霸业的豪情以怡然自得的情致作为张扬手段,文人在自己寄身的庭院中极尽心思。名士的习气最终在清朝文字狱的残酷和生生不息的历史传承之下变为含蓄和精致。

  含蓄与精致也许就决定了苏州人的处世方式,他们站在一定的距离之外,彬彬有礼地认真着。那么交往的后面是什么?记者在街头采访了路人,“苏州人其实就生活在一个园林之中,里面有花有草,有吃有住,围墙很高,苏州人的心其实是很封闭的,并不想让别人撞开一扇门或是破开一个破洞。”这种说法解释了苏州人在自己身边自然而然所形成的保护圈,距离和平静是君子之交但如水的默契,而含蓄是苏州人做人的谨慎,同时也是谋定而后动的老练。

  这种含蓄和精致直接导致了苏州人不善经商的一面,太爱面子的苏州人缺乏资本原始积累时期所需要的奸诈,他们把一间小餐馆经营成一家酒楼就已经很不错了。这种并不追求很大发展的生活方式也许还是苏州人传统的性格在潜意识中的影响,当古人在商海或者宦海沉浮到一定时期,往往会选一块地,修上自己的园子,然后舒舒服服安安心心地呆着,比如“拙政园”——拙者是为政,“网师园”——网师者,渔夫也,所谓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屈原投江的意义,是让后世的文人知道了什么时候可以洗帽缨什么时候该洗脚。与世无争的平静里隐含着洞观世事的练达。

  就这么一个苏州,在中国社科院倪鹏飞博士的《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中城市综合竞争力居第八位,地均GDP为全国大中城市第八位,资本质量高居全国首位。苏州的经济支撑者来自古城以外,在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导的经济格局中,台商是最重要的一块,目前整个苏州有超过四千家的台资企业,整个投资超过二百四十亿美元,常驻苏州的台商有四五万人。背靠大上海这个金融、商贸中心加上一系列优惠政策以及苏州市政府对台商的扶持苏州已经出现了“以台引台”的局面,很多台商全家老小都搬到苏州进行二次创业,苏州的产业结构也由以基础材料、传统行业为主逐步过渡到以IT制造业为主。苏州选择了一条自己的金色之路,且走着,管他别人怎么说。